纸醉金迷的pub里,好友打趣:“林斯逸那个书呆子看着还蛮好玩的,你要玩玩嘛?”周涞有些微醺,百无聊赖:“玩什么?”好友:“打个赌呗,看你多久能追到他?”周涞沉思:“三个月吧。”好友:“凭你的魅力,三周不能再多了。”事实上,周涞只用了三天就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