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赔钱还是坐牢(1 / 2)

围观的村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正三三两两的议论。

这会儿子功夫黄桂花听到消息赶过来,听了事情经过,直接冲过去骂到刘红云脸上,刘红云又哭又闹,嘴里骂骂咧咧。

顾瑾将黄桂花拽过来,让她不用和刘红云吵架,事情很快就会大白。

两个警察回来,手里拿着一件衣服,跑过来喊说,“队长,找到了,在赵小河家里找到的这件衣服,和柴屋里留下的布头是一样的,正是在这件衣服上撕下来的,您看!”

江队长把碎布料往破损的衣服上一放,挨得正好。

他脸色一冷,怒视赵小河,“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你入户盗窃,扯坏了衣服,这就是证据。”

赵小河本来就心虚,被江队长一骂,双腿发然直接跪在了地上。

“呸,真不要脸,明明自己来偷的衣服,竟然冤枉小瑾!”卫母唾骂了一声。

刘红云喊说,“啥意思?凭啥一块碎布头就定我男人的罪?”

江队长冷声说,“赵小河进沈家盗窃衣服,走的时候衣服被挂坏,留下证据,你们还敢狡辩?”

刘红云心里一慌,脱口说,“这也不能证明衣服是他偷的啊,万一是我家那死男人和顾瑾在院子里偷/情的时候,故意留下的呢?”

她想起刚才顾瑾说那一件衣服值两百多块钱,所以她现在宁愿自己男人在外面勾搭女人,也不愿意承认那件衣服是偷的,她赔不起!

卫母冷笑说,“竟然有人主动给自家男人的头上扣屎盆子,老娘我活了四十多年头一次见,真是长见识了。”

刘红云脸色非常难看。

“原来是你啊!”

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一个女人跑过来,指着赵小河,“你这狗男人,之前想占顾小姐便宜,没占成,现在又来冤枉人家,你简直坏透了!”

村里人看着女人顿时一愣,这谁啊?不是他们村的。

刘红云也生气地说,“你是什么人?”

女人冷笑一声,转身对着看热闹的村里人/大声说,“这件事我最清楚了,我是赵家屯的,那天和顾小姐坐一辆拖拉机回来,对了,还有这混账!”

女人一指赵小河,继续说,“那天我本来和顾小姐坐一起,这姓赵的故意和顾小姐套近乎,顾小姐根本不搭理。后来他还要和我换座位,要坐到顾小姐身边,我一看这就是老色/狼,替顾小姐推了他一把,把他推下拖拉机去,他后来是跑着回村里的。”

村里人顿时恍然,原来是这样啊!

刘红云恼怒说,“你胡说霸道,顾瑾花了多少钱收买你?”

“赶车的司机是我们村的小刘,一起坐车的还有我们村的大胜,他们都看到了,不信就将他们都找来,问问就知道了。”女人掐腰冷哼说。

见女人说的这样有鼻子有眼的,刘红云目光闪烁,瞪了自己男人一眼,脸上有些慌乱。

卫母冷笑说,“哦~,我知道了,姓找的那天回村的时候遇到小瑾,想要耍流/氓占小瑾的便宜,结果被这大姐给教训了,他贼心不死,第二天又来偷小瑾的衣服,被他老婆看到,就冤枉说是小瑾给他的,幸好有人看到,否则小瑾真是被冤枉死了!”

看热闹的村里此时也全明白了,愤愤说,这两口子脸皮真厚啊,一个村子住着,真不是东西!”

“就赵小河也敢肖想人家沈青松的媳妇儿,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丑样子?”

“这种人就该打雷劈死,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刘红云听到旁人骂她,羞恼说,“你们胡说八道什么,看什么热闹,滚!”

“该滚的是你!”黄桂花骂说。

“滚就滚,反正这事没完!”刘红云拉着一直耷拉着脑袋的赵小河离开。

顾瑾冷笑,“现在想走,晚了!”

她话音一落,江队长立刻带着警察拦上去,冷声说,“顾瑾告你们入户盗窃敲诈勒索,你们承认不承认?”

赵小河看到警察手里的警棍,扑通跌在地上,“我有罪,我再也不敢了。”

江队长冷哼,“那你是承认这衣服是偷的了?”

赵小河贼眉鼠眼到处乱砍,不敢说话。

“不说是吧,那就带回去严加审问!”江队长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