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阿来夫遭遇黑手(1 / 2)

暑假里孟静选择在家自学,时间一长便感觉很闷,吵吵着要到学校去参加补习班。

刘萍一边儿忙着做饭一边儿说:刚开始让你去,你说啥不去,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我还不知道?你就是想天天睡懒觉儿。

“我才不是呢。”孟静依着厨房门和妈妈对话。

“行行行,你早睡早起、锻炼身体,是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孩子。关键是你现在想去学校补习,老师同意不同意啊?人家都提前报名安排好了。”

孟静:能有啥不同意的。学生上进好学,老师还巴不得呢。关键是——在家太没意思了。

刘萍突然有个建议,便说:要不让燕燕来咱家,你俩一起学习好有个伴儿?

“别老是燕燕、燕燕的,燕燕就那么听你话啊?”孟静撅着嘴说,“月亮姐都补课去了,我都没法去月牙河……”

刘萍似笑非笑,继续炒菜。孟静一跺脚,回自己房间了。

“这孩子,不知道一天天的都想啥呢。”刘萍自言自语后,哼起了一首歌儿:

女孩的心思爸妈都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不知道她为什么掉眼泪也不知她为什么笑开怀不知道她为什么闹喳喳也不知她为什么又发呆……

孟静在屋里捂住了耳朵,脸颊有些发红、发热。

“铃铃——往桌子上拿碗吧,你爸马上就回来了。”刘萍在厨房向外喊。

…………

韩黑虎刚吃完午饭,想休息一会儿,阿来夫打电话将他约走,说是有事儿商量。

两人向月牙河边儿走去。

杜红娟听说是阿来夫,心里就起了疑,悄悄跟在韩黑虎的身后。

两人一出村口儿,阿来夫就开始唠起事情的经过,韩黑虎始终笑呵呵地听着。因为没有障碍物躲避,杜红娟离得很远听不清两人说什么,干着急。

两人走到月牙河边儿的大榆树下,阿来夫把事情的经过讲完了。他向树上望着,伸手一指,说:应该就是这棵树,上面有个小木屋,对——就那个——是袁野小时候淘气,跟苏合他们一起搭的。亏得没从那儿掉下来,多高啊。

“一代胜过一代淘啊。咱们小的时候,都能爬到树尖儿上啊。”

阿来夫掏出五百块钱,说:黑虎哥,是我家阿木古郎做得不对,他有责任。这样,思河去医院的钱,我们负责……

“那可不行!阿来夫,先不说责任不责任,拿钱这事儿是绝对不行的。你把我韩黑虎当成啥人了?以后咱们还处不处了?”

韩黑虎赶紧躲避。

“此言差矣,不合吾意!这钱无论如何你得收着,要不我心里不安啊。阿木古郎这混小子,开始啥都不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他闯了这么大的祸。现在他和我们说了,我们不能装不知道。”

韩黑虎:阿来夫,小孩子之间的事儿,咱们大人这么认真干啥?再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主要是思河自己不小心。还有啊,我们还要感谢阿木古郎,要是没有他带着、照顾着,思河在村子里就没有朋友了……

阿来夫追着韩黑虎,两人围着大榆树转起了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