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你何至于做到这般地步(1 / 2)

走了好远一段路,乔可忽然转身,盯着步伐缓慢的祈遂问道:“真是没想到,祈公子救人心切,竟然能连自己的命都能豁出去!”

祈遂脚步没停,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乔可面前,才低声道:“我不会死。”

乔可咬牙道:“对,神明之躯,怎么会死!”她说着话,眼尾微红。

谁能不惜自己性命,放干身体里的血去救些素不相识的人?

乔可知道,就算是她,也不会那么做。

但有个人会。

因为那个人会忧心她的忧心。

救她想要救的人。

祈遂垂眸,却没去看乔可,他看着乔可的鞋尖,缓声道:“乔姑娘在说什么,谁是神明?”

乔可握了握拳头,瞪着他,“行,有本事,你永远别承认!”

祈遂不说话。

乔可“哼”了一声,转身往回走,可走了几步又觉得气不过,又怒气冲冲地回来,朝祈遂小腿上踢了一脚,才走了。

祈遂看着乔可远去的背影,过了半晌,才低头看了自己衣摆上那个小脚印,复往前走去。

等祈遂不紧不慢地走回乔可的小院,便见乔可正叉着腰等在他厢房的门口。

乔可见祈遂回来,几步走下台阶,不由分说抬起他手腕,往他手里塞了个小瓷瓶,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祈遂目送乔可回了她自己的屋子,然后将那丹药倒出直接吞了。

是生机造髓的丹药。

祈遂温和的眼里顿时满是笑意。

……

一夜无话。

天亮,还没等乔可去找乔森,乔森就来了。

乔可开了门将乔森让进屋里,还没说话呢,乔森就先哭了。

他一边抹眼泪一边道:“呜呜……师父,徒弟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行了行了啊。”乔可略嫌弃地离乔森远远的,怕他又把眼泪鼻涕什么的抹她袖子上,“男儿有泪不轻弹!”

乔森下意识接道:“那是未到伤心处!”

乔可一听,接的还挺顺畅,看他昨晚都差点把胃吐出来的模样,还以为他今天起不了床了呢。

乔可拧了湿帕递给乔森,“擦擦。”

乔森愣了一下才接了过来,有些受宠若惊。

两人坐在桌旁,乔可道:“说罢,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乔森就是来跟乔可说这事的,此时他回忆了一下正色道:“陈当家说我们是中了蛊毒,我想了一下,若说我们这群人都接触过的东西,大概就是后山的那条山涧了。”

“下山的时候,有人在那里饮水,还有人清洗脸手。”

“你呢?”

“我没喝……就是,在下游洗了个澡……”

“……”

乔可心说怪不得乔森吐出的虫子比别人都多。

噫,现在想想还起鸡皮疙瘩。

“行了,我知道了。”乔可敲了敲桌子,心里有了数,她看着乔森道:“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看看。”她说着,就往外走了。

乔森猜想她大概要去后山看看,叮嘱道:“师父你小心额。”

“知道。”

“啊对了师父。”乔森想起件事来,又追出来,“昨天救我那人呢?昨晚我听陈当家说那人住我们院子里的,可这一大早我怎么没见他,屋里也没人。”

“没人?”乔可听的一愣,散出灵识一扫,祈遂果然没在厢房里。

这一大早的,他去哪了?

乔可蹙眉,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