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这老女人有毒(1 / 2)

假如有可能,司澄还真希望就此离开孟家,寻找自己的幸福生活。

可,这伙歹人会给她自由吗?

这个世界,她一无所知,离开孟家,能活过几天?

越想越难过,司澄竟然忘记了继续说服歹人,为自己争取被营救时间的事。

索性,放开情绪,嚎啕大哭,那全身心投入的痛苦绝望,让屋内屋外的歹人们都傻眼了。

情绪是会传染的。

更何况司澄哭的不掺一丝假,哭到气断声绝。

如其说是哭,倒不如说是,对自身命运血泪的控诉,闻者动容,听者落泪。

那哭声落在歹人们的耳朵里,极具感染力,更有代入感。

谁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都是爹生娘养的,都有七情六欲,都有家人,都被她的哭声勾起了内心深处那些早被刻意忘却的东西……

司澄哭着哭着忽然回过神来,见歹人们都在黯然神伤,忍不住想笑。

她忽然抽筋了,哭上了,他们则是中了哪门子邪?

努力控制自己情绪,司澄让自己哭声渐渐平缓,而后很是不解的问道:“你们哭甚?”

歹人们听到她的询问,这才回过神来,忍不住面面相觑,傻眼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平素都是一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天不怕地不怕的石猴子样,此时竟然都哭的泪眼朦胧,哀恸难禁。

“哇!他奶奶个头的,这老女人有毒啊。”中年男人最先反应过来,骂了一句,无地自容的冲出门。

剩下的人都默默的低头擦干眼泪,也随即溜出去。

“咣当!”门被关上了。

破屋里又只剩下司澄一个人,她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当然是不敢出声那种,像是演默剧。

做梦也没想到,她会把那伙歹人哭哭了。

继而,司澄有信心在这伙歹人手中全身而退。

这伙歹人看起来,都像是头脑简单,四肢也不见得多发大的人。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门又被推开了。

随即男人气势汹汹的冲进来,而中年男人依旧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看那架势,司澄明白,这才怕是没那么好对付了。

男人阴沉的脸上,摆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司澄却微微一笑,她也改变策略,不跟他们拍马屁,打感情牌了,搞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说我要怎样将信送到你家人手上,让他们拿钱来赎你。”男人开门见山,没半句废话。

司澄摇摇头笑道:“你们不信我,就没意思了,我不是说过吗?我夫君记在仁和堂医馆里躺着,你们去那里,自然能找到人。我那俩儿子你们都认识的。”

“去医馆要钱来赎你?真当我是傻子吗!”男人说着,伸手抓住她的衣领,威胁道:“快说,不说我掐死你。”

司澄见他果然改变策略,直接动粗,不给她周旋的机会。

她亦是调整战略,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反问道:“掐死我,你真傻?拿不到还背上人命。”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松开她的衣领,掐着她的脖子。

司澄瞬间感觉呼吸困难,血气上涌,脸憋胀的难受,咳也咳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