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 完(1 / 2)

倾城国医 风梧 0 字 2020-05-16

一向宠爱闺女的孔铭扬这次是动真格得了,回去就把橙子给关了起来,声称不准踏出房门一步,果决地表明了自己对这件事的态度。

当然,橙子的恋爱问题,在家里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总体来说,家里人,不管老老小小,反应无外乎是这样。

得知后,大家先是异常暴怒,恨不得扭掉那人的脖子,他们家公主才多大,竟敢下手,很显然这是诱拐未成年少女,欺骗无知少年么!

可他们家小公主却像是走火入魔般被鬼迷了心窍,无论怎么劝说,人丫头只有一句话,她是真心喜欢他。

倔丫头昂着脑袋,梗着脖子,挺着胸膛,一副威武不能屈的坚决。

气的大家是束手无策,当然,别以为孩子小,就能不把她的话当回事,这几个孩子从小到大,那都是有主意的主儿,认定了什么就是什么,就是他们这些大人也无法改变。

发泄一通,苦口婆心一通,统统无效的大家,唉声叹气了,开始冷静下来思前想后了。

对象若是别人,那简直考虑都不用考虑,可换成白宸就要另说了。

首先,这白宸跟孔家关系匪浅,共过患难,人品什么的再了解不过,这点看不走眼。

再则,无论是身后的家世背景,还是功力修为,都不是地球上的男人能比的,在异世那也是打着灯笼难寻的,算是门当户对。

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些年他对橙子的毫无条件的宠爱,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那是打心眼里发出,能豁出命来的。

即使现在分开了他们,橙子迟早也是要嫁人,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的的确确是事实,而且他们也拦不了多久,也就最近几年的事。

否决了白宸,真的能找到一个比白宸还要对他家公主好的?没有一个人敢拍着胸脯保证。

即便他们对她再好,可也不得不承认,以后的幸福还是要另外一个男人给予,他们是代替不了的。

照以上分析,白宸应该说是最合适,最让他们放心的人选,唯一别扭的就是,自家的一朵鲜花被头老牛给啃了去,咋想咋不得劲,跟吞了只苍蝇似的。

虽然他们承认,白宸是一表人才,姑娘心仪的结婚对象,可在他们家小公主面前,那也改变了老牛这个事实。

于是,尽管心疼小公主,可也只能任由她被孔铭扬关着。

当然,以上的心理历程可不包括咱家二爷,咱家二爷看白宸从来就没顺眼过,挑刺,找茬那可是常有的事,一日看不顺眼,一辈子都看不顺眼,别想他能想通,他想不通,他最想要的就是让那死娘娘腔有多远滚多远,怎么可能答应让他娶自家闺女,挖走自家宝贝,除非他得老年痴呆了。

于是,二爷就开始了策反闺女,不,是洗脑,不,不,也不对,应该说是教育,促使她大脑清醒,眼睛擦亮,不要被人的外表给欺骗了,否则,又要步孙显荣的前车之鉴。

“孙显荣怎么样了?”橙子不由问。

“还能怎么样,这辈子算完了呗。”孔铭扬说。

“事事均有因果,其实他也挺不容易的,心灵身体均受过创伤。”橙子叹惜。

二爷不赞成,撇着嘴,“受过创伤,就有理由报复社会,抓我闺女了,哪门子的道理,二爷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宽容很大度了。”

橙子顺着嬉笑,“那可不,我老爸的素养,那能是一般人能比的,那是能海奈百川的,所以……”

二爷眯着眼,“所以什么?少给我戴高帽子,你老子我不吃这一套,还有,少嬉皮笑脸,你现在是面壁思过阶段,拿出个面壁思过的样子来。”

橙子悄悄翻了个白眼,在高凳上挺直了身板,端正了态度。

屁股下的凳子因着年龄的增长都换过好几次了,可惩罚的手段,却愣是从小到大都没改变过,一点创新意识都没有。

父女两沉默一阵,孔铭扬拳头抵着嘴干咳了两声,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放在闺女身边坐下,润了润嗓子,开始语重心长了。

他说:“闺女啊,你还小呢,今年也不过才十六岁,十六岁啊,刨去懵懵懂懂的童年时光,你真真正正有思考地接触这个俗世,说起来也就五六年的时间,当然,五六年说起来也不算短,可在这儿五六年里你都做了什么,不是埋头看大部头的书,就是修炼,你接触过多少人,你了解过人性么?”

橙子愣住,老爸说的这些她的确是无法反驳,可怎么就谈到人性,上升到哲学了,老爸的思想境界什么时候拔高到研究哲学的程度了,不过人性,她的确是不了解,只得摇了摇头,“难道您了解?”

孔铭扬故作高深,摸着闺女的脑袋,“我虽谈不上了解人性,可我了解白宸那货啊。”

橙子啊了声,“你了解他多少?”

足够让你醒悟,孔铭扬心里说,但嘴上却不会这样说,他说:“你知道老爸为什么这么不待见他么?”

橙子摇头,“为什么?”

“因为他这人太复杂了,太多面性了,很难把握得住,小时候你肯定有印象吧,初到咱家时,柔柔弱弱,风一吹就倒,十足一个娘娘腔,拎只鸡都拎不动,碰到危险就躲到你们后面,后来,被我一通揍给揍成了有修为的人,他不感激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给我摆脸子,天天绷着一张脸,以为有了功夫,就可以目视一切了,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了,完全体会不到低调做人的内涵,变来变去,你说这人能靠得住么。”

橙子傻眼了,被老爸这么一说,白宸简直是太可怕了,变来变去,还喜怒无常,不知感恩,这不是人渣么,跟自己印象中的也差太多了吧,不由惊愣地看着老爸。

孔铭扬接着说,“男人痴情的没几个,花心的倒是一抓一大把,尤其是缺乏节操的蛇族更是不靠谱,以老爸丰富的人生经验来看,这白宸更是不靠谱中的翘楚,孩子,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的皮相给迷惑了,蛇族最擅长这一点,老爸如此,可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要明白老爸的良苦用心。”

橙子合上一直张着的嘴巴,吞咽了几下,嗫嚅道:“我觉得吧,我对他还是有些信心的,你不都说人不能一概而论么,我们不能因为一些有可能发生却还没发生的事情就去否定一个人,这样是不对的,你有你的人生经验,可我的人生经验还是需要我自己来体验的,即便他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说了大半天,合着白说了,女儿聪明拧巴了有什么好,二爷心里泪流满面,“老爸不会害你的,你怎么就不能听我的呢?”

“有些事情你说怎么样都行,可有些却不行。”橙子无奈道。

这语气仿佛二爷是在无理取闹,见不奏效,索性拉下了脸,哀求道:“就算老爸求你还不行么。”

橙子为难地摇摇头,“其他什么事都行,唯独这件事情不行。”

二爷那个气啊,抹了把脸,站了起来,换上了一副严父的面孔,“那你就什么时候行什么时候再出去。”

“老爸你这是强权,**,我抗议。”橙子冲着他的背影不满大叫。

二爷斜了她一眼,“这件事上我还就**强权了,他白宸再能耐,只要老子不同意,他就别想再见我闺女。”

父女两不欢而散,橙子继续被关在房间里思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