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绝望(1 / 2)

星渊之主 天河一粟 4290 字 11天前

“他……居然还活着!”单凰青惊道,露出苦涩的笑容。

“那老和尚……还真是说对了,我们唤醒了他,实在是罪大恶极。”单凰青颓然道。

“何至于此……这是什么?”沐灵儿问道。

“百年之前的最后的禁咒法师之一,大秘法师……基尔德。”单凰青眼里露出绝望之色:“来不及了,他已经醒来了,我们没机会了。”

“我就说,为什么石像越来越诡异,原来是因为他还没死,怪不得……怪不得!”单凰青闭上眼睛。

沐灵儿没有说话,白玉树枝悄然出现在手中,玉手一点点握紧树枝。

“就算是禁咒师,也未必不能拼死一搏,我想,哥哥也是这样想的。”沐灵儿低声说道。

那石像上的石块一点点剥落,沐寒距离那石像也越来越近。

沐寒当然是这样想的,当他看到这座石雕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不对劲。

这沉睡之谷,就不应该来,来了,就是几乎必死的结局。

但他不会因此放弃,就算拼尽一切,都是要拼出一线生机来。

他很清楚,若是不能阻止石像的苏醒,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那石像的气势即便再强大,也清楚的透着与外面无异的疯狂气息,纵然这种疯狂在许多情况下已经好上了许多,但是其中蕴含的冷静之中,嗜血的味道反而更加浓重。

沐寒很清楚,这石像里面的东西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而是从岁月之中,从无止境的疯狂之中诞生出来的嗜血亡灵。

这种嗜血,在二品以上的强者之中多有流传,而《道者公约》,则称之为……妖魔!

曾经站在人类最最巅峰的魔法师,到头来却是化作了令万灵朽灭的妖魔,还是那强大至极,足以颠覆人理的妖魔之王!

沐寒紧咬着牙,围绕着妖魔王的狂风在他身上撕裂出一道道血痕。

他再次踏出一步,手中鬼木矛上的符文全数亮起。

只有孤注一掷,才能阻止这魔王的复苏,而这魔王先前是魔法师,身躯孱弱的弱点即便是成为妖魔王之后一样没有改变。

沐寒一身元气澎湃,向着木矛之中狂涌。

木矛作为昆木的枝条,对于元气的承受性几乎没有上限,就算是一位巅位者的所有元气也能安然接下来。

那木矛上放出凝如实质的墨绿色光芒,阴气、生气、死气在上面疯狂流动,然后向着木矛之中凝缩。

沐寒对自己身上的伤势恍若无闻,身上的气息波动也几乎消失不见。

但是,还不够,要更接近那座正在苏醒的石像,才能在这位妖魔禁咒师苏醒之前想办法重创他。

这是唯一的希望,不然就只能剩下绝望。

身后,沐灵儿反手拽下了一片树枝上的碧叶。

“太乙天尊,神木庇佑。”她轻声道,那枚叶片穿越狂风抵达沐寒的身前。

压力顿时骤减,沐寒重重的往前再次踏出一步。

一步、两步,行走的极为缓慢,但是无比坚定的接近那立于英灵神殿之前的石像。

石像身上石块风化剥落的速度正在加快,沐寒的脚步也没有丝毫停下。

在令人窒息的狂风之中,气氛安静到让人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