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分歧(1 / 2)

亦归 曲枍 0 字 2020-05-26

“族老……”叶幕低沉的嗓音率先打破平静,场中男女的眼中似乎有奇异光芒闪动,都不约而同看向老人,似在期待着什么,又仿佛有着担忧。老人半靠在树上,没有动作,亦没有言语。场中又一次被寂静笼罩,只剩柴火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在孤寂作响。

“他们,”叶幕深呼一口气,指向那些席地而坐的少年,“在接下来的一年之内,会相继进入轮回路。但,他们最少也修炼了有九年。”手指一转,指向一群围在篝火旁等待烤肉的孩童,“而他们,最多还有八年,最少只有七年,不管修为如何,在满十五岁那天就会进入轮回路。现在不觉醒本源,将来如何生存下来?”

老人轻叹一声,“你也是五岁那年觉醒本源,现在灵阶修为,确是十年未进丝毫,你可知为何。”

这个魁梧的汉子身躯一震,眼中挣扎之色一闪而过,望向孩童中的一个系着两条小辫的女童,脸上绽放出了一抹慈爱,“我只希望,她可以好好活下去。”

场中男女大多都低下头,脸上满是苦涩,他们都是父母,又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但身为星辉族人,在这族界之内,就不得不遵循这规则,所有族人,在满十五岁之日,自愿也好,无奈也罢,都必须进入轮回路。适者生存,劣者淘汰,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只有强者才有活下去的资本,弱者,与其浪费资源,还不如灭亡。轮回路,便是这样一种淘汰弱者的方式。成功,就享受更好的资源,所在的族部就可以拥有更好的生存条件。失败,付出的代价就是生命。

老人缓缓睁开眼,依旧黑白分明的双眸尽是说不出的苦涩和沧桑。

“你,变了。”叶雷雄厚的嗓音从场外传来,围绕着广场的奇异树木,其中的一棵,在正中的位置,竖直裂开一道缝隙,一抹光亮,随着缝隙的打开,投射而出。叶雷从裂缝中走出,在其身后发出光亮的缝隙内,竟存在着一套房舍。

叶幕对视叶雷双眼,沉默,又一次沉默。许久,叶幕平静开口,“你不也一样!”

“呵呵,一样?”叶雷轻笑一声,有种陌明的悲伤从这个看起来憨厚的汉子脸上展露出来,“的确,我们都变了。”

“那么,”叶幕将视线转向老人,“告诉我,你的选择?”

叶雷双眸之中火芒一闪而过,“他是我父亲。”

“很好!”叶幕再次望向篝火旁的孩童,“但他们呢?你觉得他们自主觉醒的机率有多大?又有多少人可以在轮回路中活下来?还是,你想让他们放弃?让这屈辱的记忆伴随他们一生。”

叶雷一时无语,场中那些孩童的父母虽然没有言语,但他们的眼光,明显是这个意思,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觉醒本源。好在轮回路中,可以走的更远,而不是成为待宰的羔羊,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老人抬头遥望漆黑的夜空,缓缓开口,“人为觉醒本源,如果没有机遇,此生止步灵阶,因为这种觉醒的源,是不完整的。当年我们邬叶部也是嫡系族部,后来……血脉的淡化,导致自主觉醒越来越艰难,过久的安逸生活,族人的心性已不复当年的激情,那份内心深处的渴望也已渐渐消失。再后来,部中一些强者逝去,族人感觉到了危机,便有了以外力来觉醒本源,这终究不是正途,以后的结果可想而知。虽然通过轮回路的族人不在少数,但界阶近乎没有,其他族部的排挤,最终我邬叶部沦为旁系族部,搬迁到无尽大山这等偏僻之地。而现在……”说到此处,老人眼中隐约有了一丝亮光,“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一个自主觉醒的族人,我邬叶部的儿郎。”亮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奈,却同样也有一丝果断之色。“所以,这一次,是我最后的希望。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等下去了。”

夜风吹动火苗,在黑暗中舞动,孩童抢夺烤肉的惊呼和欢笑声,与那些沉默的父母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每一次,我都不忍心做出这个决定,就这样,一年一年,我邬叶部,在这无尽大山,终将会被族人所遗忘。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如此,我想博一次,哪怕一次也好。”

这一刻,老人不是众人心中那尊敬的族老,只是一个平凡的老人,一个希望后辈可以再次崛起,族部不会没落的老人。

“我知道,”族老满脸苦笑,苍老的面容尽是苦涩,“因为我也是一个父亲,那种感觉我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