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4 重华公主(1 / 2)

看到李止和楼梦结伴而来,须牙园中很多学生都是很羡慕的。

楼梦可是须牙园中无人不晓的美女,关键是她还是如今怪石城主的女儿,这身份在这里当真是尊贵无比。

李止看到很多人向他投去代表各式各样意味的目光,感觉很难受,然后他故意放慢了脚步。

奈何楼梦却浑不在意,也放慢步子。

“这有什么!”楼梦嗤笑一声,“我就从来不理会这些,你害羞啦?”

“是有些不自在,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李止秉实而言。

“呸!不要脸!”楼梦气呼呼地快步走开了。

李止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止回头就看到了一脸古怪笑意的莫录。

“你昨天整整一天都没来上课。”莫录说。

李止点了点头,却没什么开口的心情。

“枭院长说要给你好看,代村夫也对你一而再的失踪很不高兴。”莫录担忧地说。

“无所谓了,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你还要跟人单挑呢。”

看到如此平静的李止,莫录也感觉自己充满善意的提醒很是无趣。

又想到那名气势凛然的羊贩少年初零,莫录就感觉到一阵压力,直觉告诉他,初零并不好惹。

“还真有心情说我?反正你到时候可好好承认错误啊,代村夫虽然有两下子,但我还听说这个人挺小心眼的,有那么点德不配武的意思,你爽他的约,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另外,枭院长那闲得不行就愁天下不乱的性子人尽皆知,这次他可是盯上你了——唉!别走那么急!”

李止承认莫录人很好,但他实在有些受不了他如此叽叽歪歪,于是抱着枪闷头往前疾走。

说实话,李止巴不得那什么代村夫和枭院长赶快一齐来,早点处理完自己省得磨叽。

进了教室,楼梦已经在那儿了。

李止过去跟她坐在一桌上——他俩本来就是同桌。

楼梦呵呵一笑,“可怜的鸟儿又回到牢笼了。”

李止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正当枯燥乏味的理论课还没上到一半的时候,就有人来,那也是须牙一位先生。

“枭院长传李止过去一趟!”说完这位先生就急忙忙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嘀咕,“差点忘了这回事,害我上着课还得过来……”

有些学生已经憋不住笑了,倒不是幸灾乐祸于李止,而是那位传话的先生,此人武学很是一般般,侥幸才捞到一个先生的位子,枭院长平日里最喜欢指使他做点儿杂七杂八的活儿。

楼梦莞尔,“祝你好运。”

李止轻轻哼了一声,于众目睽睽之下抱了枪,沉稳步出教室。

没见过枭寞的人一定会这样想:身为名气颇盛的须牙园的院长,他一定是个有着长长白发白胡子,一身一尘不染的素衣,眼睛中透露出卓越而睿智的明光,出口即是令人醍醐灌顶之文章,起手便是风雷齐震的无上武学的博学大家。

嗯,倒是有一部分确实如此。

除了一尘不染的素衣,其他的——他看起来很年轻,黑发如墨,没有胡子,眼睛很亮,但却看不出什么卓越而睿智,最多是滑头,出口不仅没有什么文章,反倒更多是毫不避讳污言秽语,至于武学,虽然很多人都说他深不可测,但反正李止没见识过,所以也不好多想。

院长办公室里面光秃秃的,对,确实是光秃秃的,因为除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之外什么也没有。

因为枭寞大部分时间从来都不在这儿,大小事务他也几乎从来都不经手——除了特别重要的。

所以这所谓的院长办公室其实多半就是个样子,正所谓须牙园盛传的那样:院长办公室里面没有院长。

而此刻,白衣的枭院长正坐在院长办公室的椅子上打瞌睡,身边还有一位穿着打扮土里土气如同农夫般的人,也在瞌睡。

敲门声响起,枭寞晃晃脑袋,然后一巴掌拍在那农夫身上,“醒醒!”

农夫惊起,“小劲儿点!拍散了你养我?”然后他非常没涵养地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这农夫模样的正是须牙园中的一大风云人物——代青昀,人送绰号村夫。

枭寞见代青昀醒了,也不理会他的不满,冲着门嚷了一句:“进来!”

然后门就开了,李止进入之后顺手带上了门。

然后他就站那儿,抱着枪,一言不发,呆若木鸡。

枭寞看了他两眼,然后非常失望地对代青昀说:“这小子看起来傻傻的,敢在我的地盘翘课,还以为是个有趣的家伙!”

代青昀却道:“看起来傻而已,但是他耍起枪来的模样保准让你大吃一惊!他们武试那天你没来,可惜了。”

一旁站着的李止听到这俩人直来直去的对话,除了有点儿想笑,没什么多余感想。

“是嘛!”枭寞又认真看了看李止,但他除了发现这名学生右手大拇指居然有三段指节这个特殊点之后,再没其他特别。

“李止?你知道你犯了多大错误吗?”枭寞大声喝问。

李止还是一语不发,他感觉须牙园的院长的派头果然如传说中一样滑稽荒唐。

他看上去也没什么斯文威严,年纪也不过二十多点儿的样子,而且完全没有半分儒雅博学的风范,可这样一个人居然是须牙的院长,当真可笑。

于是他用沉默来反抗——虽然他确实旷课了。

“无故旷课!在学风严谨享誉碧荒的须牙园的历史上,像你这样的学生实在少见,没想到我枭寞居然有幸见到了,说吧!你想怎么弥补过错?还是说,立马滚蛋?”枭寞大吹大擂的同时毫不客气。

代青昀听到这话,立刻补上一句:“还有选择,你当我的亲传弟子,这次大过就一笔勾销!”

枭寞瞪了眼,“村夫你来真的?”

“你是真没见过这小子的本事!”代青昀寸步不让,与愤怒的枭寞对视,“他很有天赋,他入学的时候,你没见到而已。”

枭寞气极反笑,“我又不是聋子,用不着你再重复一遍,这样吧,我也好久没活动一下筋骨了,今天你好好准备准备,明天,明天只要你能接住我三招,这事就算完了,接不住,你就滚出须牙园,我须牙不需要你这种目无尊长胆大妄为毫无纪律令人发指之徒。”

“你今年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容易上头?人家李止什么都没说呢,你就要着火了。”代青昀皱着眉。

枭寞一横眉,直言:“就是这小子屁都不放才更让我火大!”

代青昀眼睛一亮,对李止道:“李止,快认个错。”

李止看了看代青昀,想了想,觉得确实没必要这样僵持。

“对不起院长,对不起代先生,我错了,我不该未经批准而旷课。”

本以为认个错然后再随便挨个处罚就算完事儿了,可没想到自己刚承认完错误,枭寞就看着他怪叫一声,道:“你的语气太没有诚意了,小子,我要和你决斗,就现在,拿着你的枪,接不住我三招你就立马给我滚,啊哈!终于有点意思了!”

代青昀满脸无语。

“枭寞,你别这样搞了,像什么样子,我告诉你,李止是我早就看上的,弄坏了你赔不起!”

李止看着这两人一黑一白演绎般争执得带劲,尤其是代青昀的话让他更觉得有趣,说得自己好像是某种货物似的,还你看上的?!

“嘿!你也不看看人家同不同意,老村夫,你别自作多情了行不行?”枭寞挖苦道,“那个谁,快去叫人,把须牙园先生学生都叫上,我要让他们看看,目无尊长无法无天的下场,人呢?人呢!都死了?这么大个须牙园连个跑腿儿的都没有?”

“好了好了,你这样真的有虚张声势的嫌疑,先生们都上课呢,大小人员也都有事要做,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闲?”代青昀道。

“好,那我亲自去。”枭寞起身就走,“李止,你就在这儿等着,别跑!”

李止感觉非常荒唐,这位年轻的须牙院长竟然如此顽劣,其实自己在不在须牙都是无所谓的,或许别人会认为在须牙受教是一种荣耀,但对他而言却不过尔尔,只是人生的一个寻常落脚点而已。

“枭院长,何必费事。”李止平静道,“我这就离开这里,不再回来。”

枭寞愣住了,代青昀也愣住了。

“不行,不行!”枭寞突然拽住就要离去的李信,“好不容易来点事儿,不能这样简单放你走,决斗,一定要决斗,我非常想看看代村夫究竟看上你哪儿了,在须牙园我就是天,一切得按我的规矩来!”

李止抱着枪,目光渐渐凝聚,浑身气势闭而不发。

这时代青昀心思急转:李止是绝不能放的,这样有天赋的孩子不知道多久才有一个,我这一身本事就差这么个传人了,而枭寞这小子看来今天也是杠上了,但是绝不能让他俩真打起来,院长亲自出手殴打一个不过旷了课的学生,影响未免太过恶劣,更重要的是不能让李止出事,嗯,决斗,决斗……

“等等,枭寞,李止,你俩都听我说。”

李止看着代青昀,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节外生枝。

“有屁快放!”枭寞狠狠盯着李止,看也不看代青昀。

“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关于花语王朝那位重华公主的传说?”

——

在碧荒,有一个很美的国度,那里遍地芳草,各种美丽的花儿数不胜数,有“风香醉人,花色留魂”的盛誉。

那个国度被称作花语王朝,而花语王朝也被称为碧荒之花。

故事发生在很久之前的花语踏云年间,当时王朝有一位漂亮的公主,美若玄仙,可是这位公主却被整个花语王朝的人们所唾骂诟病甚至诅咒,称为花语罪该万死的红颜祸水。

传说是这样的——

公主在一场宫中大火中出生,据说她的母亲苏茉皇后就是死于那场大火,是御医剖开已死皇后的肚子,从中取出了这位公主。

小公主生来不哭不闹,只是有些呆,踏云皇帝在她满月的时候赐号重华。

重华公主渐渐长大,见过她的人都说公主很美,一双眼睛能勾人心魂,只是她几乎是不笑的,就像一个精致无暇的木偶。

苏茉皇后生前很得踏云皇帝宠爱,因为爱屋及乌以及对逝去皇后的思念,踏云皇帝对重华公主的宠爱简直是凡有所求必定倾尽所有。

可是重华公主似乎是个很寡兴的人,每当一件心心念念的事情完成之后,她就像是忘记了一般,继续寻找下一个能让她愉悦一笑的事情。

而且并非每件事情都能在平静中完成,很多时候都是伴随着血腥,正所谓一次绝世的微笑,需要一场残忍作为见证。

而最负盛名的一场见证,则是那一次她说想要看山,于是踏云皇帝就带她南下重岳看山,可是当她见到了山,却又说不是自己的,要是能够在那山上种满鲜花,那该多漂亮啊。

于是,六年的战乱开始了。

踏云皇帝挥军南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路占据重岳王朝一百座大山。

踏云皇帝手书一封给当时重岳的赫青帝:重岳多山,百微尘耳,吾以黄金九千万,珠宝一百万箱,美女七万,雪泷参八万盒,精钢蓝铁三千万块,与汝换之。

赫青帝读之大怒,他撕毁了踏云帝的信,挥师而向。

重岳乃山之国,山乃其根基,况且踏云皇帝一声不吭便大军杀至且先斩后奏,实在是辱人太甚,抢了人家的贵重东西又留下几个臭钱作为补偿,哪怕钱再多,也一样荒唐。

年轻血勇的赫青帝有着丝毫不逊于他历代祖先的刚烈,花语如此,他岂能如其所愿?

赫青帝表示战场分高下,重岳亦群情激奋,举国之力精诚团结。

踏云皇帝则傲然:山中莽夫,堪与花语皇族争锋?然而花语王朝朝野上下却是一片怨声载道,皆言皇帝陛下万不该与兵武强盛的重岳起这不必要的争端,可惜踏云皇帝充耳不闻。

当时花语王朝的左相胡月亲自进言:重华公主之言,简直儿戏,战事一起,民不聊生,更将动摇国家社稷,若不罢手,您将是千古罪人,重岳虽有王朝之名,但其以绝对武力平接帝国一等而著称,那三千空寂卫个个宗师之才,合力之下更是号称可斩升龙,再加之这一代山氏大将军神威鼎盛,若战,极有可能断送了我朝啊!

由于左相胡月言词过激,踏云帝当场拔出佩剑斩其首,一时之间,再没臣子敢于进谏。

而当战争进行到第六年,且即将继续扩大的时候,重华公主却兴致阑珊地说:“没意思,我听说山上很冷,花儿是不会好好生长的,我不要了。”